笔力不足,坚持开坑就跑,蓄力填坑ing

【莱瑟】不见 4

不墨迹,放文

众精灵听命退下。

几乎在殿门刚刚关闭的瞬间,莱戈拉斯拉弓直射一箭,箭头冲王座上的人影掠进,瑟兰迪尔挥起权杖一挡,箭头偏离几分,速度也降缓,瑟兰迪尔反手一抓,在空中停住了那支来势汹汹的箭。

”放肆!”瑟兰迪尔暴怒,左侧脸颊卸去伪装,露出和北方恶龙搏斗时留下的伤痕。这位中土大陆上唯一的精灵王此时威严毕露,左手紧抓权杖,右手猛地将箭朝莱戈拉斯甩去,但那箭只是停在距离莱戈拉斯两步的位置,直直插入地面。

瑟兰迪尔深吸了一口气,容颜迅速恢复如常,他走下王座,一步步朝着镇定的莱戈拉斯走去。

”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吗?莱戈拉斯!”

”我只是厌恶了你的伪装,像刚才那样,把你心里对我的恨全部表现出来,这里没有别人,看不到你精彩的表演!”

瑟兰迪尔微微歪着头,神色诧异,恨?

自己的确对莱戈拉斯成年后做的许多事情感到不满,但这些不是恨。任何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都会有偏差,没有人会完全按照父母的想法活着。自己对他,有失望,有倦怠,唯独没有恨。

但既然莱戈拉斯有这样的想法,那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不管是什么误会,只要

能够让他疏远自己,那就是最好不过的结局。

瑟兰迪尔避开儿子的目光,不想再去追究那眼神中包含的种种。

”今天的事,我不和你计较。你刚回来,车马劳顿,下去歇着吧。”

虽然叫莱戈拉斯下去,但转身离开的却是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看着他的背影,这样的背影他看了无数次,他曾发誓从此以后他要做那个先转身的人。后来他也确实这样做了,那时瑟兰迪尔是用什么样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背影的呢?

有没有像自己这样,想发狠把他推开更远,又伸手想拉他回来。

瑟兰迪尔知道莱戈拉斯仍紧紧盯着自己,所以他忍痛挺直脊背,步伐加快,绝不漏出半点异样。终于走出大殿,瑟兰迪尔闷哼一声单膝跪倒下去,仅靠左手的权杖支撑全身。

已纠缠他多年的头痛症又犯了,此番来势汹汹,像带刺藤蔓紧紧缠绕他的头部,并逐渐向身体其他部位蔓延。

左侧脸颊今天第二次露出狰狞面貌,但瑟兰迪尔已经无法控制它恢复了。

如果疼痛尚可忍耐,那这症状引起的失明简直要精灵王寸步难行。即使精灵可以靠耳朵辨别方位,但瑟兰迪尔不行,每次头痛时,他会听到太多杂乱的声音。

那声音尖锐又刺耳,嘈杂纷乱,很难分辨说的是什么。但不听内容瑟兰迪尔也能猜到,无非是一些蛊惑他的话。

呵,那些肮脏的下贱的东西,都只会这一招吗。

轻易许诺他渴望而不得的东西,引诱他堕落至无尽的黑暗。

真是可笑。

说实话我都猜不到剧情走向了。。。XD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CI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