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力不足,坚持开坑就跑,蓄力填坑ing

【莱瑟】不见 6

昨天好多小天使说我不厚道,好吧我错了。 以及,我正在努力向高冷发展。。

再以及,那个穿越脑洞的,有小天使反映了花佩太冷。。没关系你们支持喜欢就好。欢迎给我提意见。(>^ω^<)

v

莱戈拉斯逃走一般回到房里,他不停回想刚才的那一幕。

灯火通明,瑟兰迪尔静静躺在床上,眉头舒展,身形挺拔,白金色的发铺满枕头。可他身后的墙上,因灯光形成的投影清晰的映在墙面,赫然是一只蠢蠢欲动的利爪!

已经到了可以化影的实力了吗。 太快了,埃尔隆德说过:”邪恶一旦化影,那就是疯狂成长的开始。它会像饿鬼一样不知停歇的从宿主身上吸收营养,变本加厉的控制宿主身体,诱惑宿主的心灵,直到完完全全归属于它。”

莱戈拉斯像他的父亲那样皱起眉头,脸色晦暗不明------一旦动手,他就再无法回头了。不仅不能回到游侠的自由生活中,连西方净土也去不了了,或许……甚至……连”父亲”也要失去。

这个时候的莱戈拉斯太脆弱,他希望有个人能来帮帮他,为他指点迷津,他甚至想,干脆直接告诉父亲吧,把一切都告诉他,让他帮自己选择。 可随后又自嘲的一笑,那高贵又骄傲的精灵王,连瑞文戴尔地警示和帮助都可以拒绝,他定然不会相信自己,就算他相信了,自动退位了,然后呢,藏附于精灵王身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要怎么除掉它?自己一无所知便无从下手,时间久了精灵王还是会生疑。 然而情况紧急,干脆……干脆趁父亲不备把他囚禁起来?

他脑子里思绪纷杂,想不出好的办法来,甘道夫已随船西渡,能够帮他的人,也只有那个为了女儿留下来的瑞文戴尔领主。

他想了一整夜,甚至回忆到几百年前的事情,接着又想起十几年前的那场战争。一幕幕都是瑟兰迪尔,他的温柔,他的安慰,他戴着戒指的大手,他的愤怒,他的失望,他狠心的一巴掌…… 直到星辰落幕,阳光跳跃着爬上天际。

莱戈拉斯抬起头,眼中血丝蔓延,他忐忑不忍,但在这种脆弱中又生出了一股谁也阻挡不了的坚定来。 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头。 有些艰难的选择,一旦咬牙作出决定,那么之前的动摇和怀疑将化为双倍的勇气和信念,足以支撑起一个资历尚浅的孩子、一个即将上位的君主。

莱戈拉斯听到巡逻的号角响起,声音短促有力,似在给他的计划奏响第一篇章。 经过漫长的一夜,他的父亲或许已恢复精力,但这是短暂的,因为邪恶的种子不断的蚕食他的精神和身体,下一次的头痛症会来的更快,更猛烈,更漫长。 在那之前,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在这偌大的领土中,寻找一个隐蔽又足够安全的地方,来藏匿他的父亲。 然而精灵们从小在这里长大,密林的任何地方,都留下过精灵的脚印,每一棵树,都会和他们打招呼,每一片草地,都缠绕过精灵的金发。 他们惟一不能进入的地方,就只有精灵王的寝室,可那里又如何能关得住强大的精灵王呢。

如果要用简单的词汇来形容莱戈拉斯王子的话,大概是”勇敢””正义””忠诚”,这也是外界对这个魔戒远征队唯一的精灵的一致看法。可是在他的父亲眼里,这些赞美之词更像是强行给一个孩子穿上不合身的华衣,外表华丽而强大,可内里依然是个孩子,一个鲁莽的、天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经闯祸的孩子。

瑟兰迪尔看着逼在眼前的人,个头已经蹿的很高,因为长期的跋涉和战斗,眼神中竟然还有些狠戾,微微颤抖的手看不出是畏惧还是兴奋。

”莱戈拉斯,外面的世界教给你的,是如何拿剑指着自己的父亲吗?”

莱戈拉斯紧闭着那双倔强的唇,没有回答。

”还是说,你觉得比起我来,或许瑞文戴尔的那位更适合做你的父亲?你要把这密林,献给那个'伟大的'埃尔达族精灵吗?可惜他没有多余的女儿来嫁给你了,我的,林谷王子。”

”这样的话,已经无法激怒我了,这还要感谢您的倾心'培养'呢,父亲大人!”

瑟兰迪尔歪了歪头,白皙的脖子贴剑刃更近了一点,锋利的精灵之剑对待自己的同族也是毫不客气,立刻就刺破皮肤,但还未等血液流出便就愈合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呢?我曾经给你生命,现在给你自由,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王位。”莱戈拉斯紧紧盯着瑟兰迪尔,不错过他面部的每一丝变化,但眼前的人依然保持着完美的表情,傲慢和冷静。

”凭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坐上我的位置。”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比起一个和黑暗同行的人,或许密林更需要我。”

似乎是为了响应莱戈拉斯的这句话,瑟兰迪尔的左脸迅速褪去血肉,露出森然白骨。

这是头痛发作的前兆,瑟兰迪尔猛地架开脖子上的剑,也不管那剑锋削断了他的几缕金发,他不耐烦看了一眼莱戈拉斯:”收起你的小孩子把戏,即使作为一个父亲,我也已经不想继续容忍你的无礼了。或许你需要出去走走,像以前一样,密林外面风会吹醒你!”

最后几个字说完,他已经无法去看莱戈拉斯的反应了,这次的痛感迅速由头部遍及全身,不止视觉,现在连触觉也逐渐消失,所以身体里的痛苦便更加清晰,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血管被撕裂骨头被粉碎,他想做点什么来减轻这种痛苦,可是极度的疼痛让他连一根手指头也动不了,只有耳朵里不停地传来一个声音:”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 滚!!!”饱受折磨的精灵王用尽力气吼出一个字,声音嘶哑,只是不知道这话是冲那个邪恶的声音说的,还是冲自己的孩子说的。

但在莱戈拉斯听来,这无疑是对他的又一次驱逐。原本的心疼和担心被这怒吼浇灭,只剩下愤怒和冲动。

他走出房间,吩咐远远守着的卫兵退下。

”父亲身体不适,这段时间不见任何人------直到我下另一道命令之前,你们谁也不许靠近这里!”

忠诚的卫兵并未多做思考,在他们看来,精灵王子足以命令他们做任何事了。

莱戈拉斯回到房间,手里多了一套绳索似的工具。

他轻易抱起蜷缩着的父亲,把他放到床上,瑟兰迪尔好像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他的眉头深深皱着,面颊因为痛苦和伤痕而显得扭曲狰狞,头顶的精灵王冠已经掉在地上,发丝凌乱,牙齿几乎咬碎也不肯露出一声呻吟。

莱戈拉斯面无表情的站着,似乎毫不在意父亲的痛苦,但如果有人在这里就会发现,他的眼睛,像是快要哭出来一般,让人心疼。

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他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躺到床上把瑟兰迪尔拥进怀中,一只手紧紧束缚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则轻轻帮他按摩头部。

失去视觉和触觉的精灵王没有感觉到这一切,他仍在自己的世界里和邪恶对抗着。

这样也好,至少他不能再赶我走了。

莱戈拉斯温柔的在他父亲头上落下一吻,好像之前的愤怒和恨意都是假相一般。但这温柔能持续多久呢,一旦受到父亲的半点冷落和挖苦,都会让他想起以前长达几百年的心痛和寂寞。

------至少现在,至少现在,父亲是我的。

TBC

好想在这里打上end。。。心好累。

以及,我要新开个坑的话应该是现代的,感谢某po主(忘记名字了。。)带来的灵感。就是想写明星莱瑟。

ps随时坑

评论 ( 14 )
热度 ( 30 )

© CI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