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力不足,坚持开坑就跑,蓄力填坑ing

【莱瑟】不见 22 [叶子王黑化,有虐有甜,HE]

埃尔隆德和加里安赶到的时候,只看到痛苦倒地蜷起身子的莱戈拉斯。
而让某个刚好路过的精灵胆战心惊的父子之战中另一位主角并不在这里。
加里安立刻扑上去察看精灵的伤势,心里多少有些埋怨瑟兰迪尔对亲生儿子下手太重,但意外的是莱戈拉斯身上并没有伤口,整齐的衣服甚至看不出有激烈缠斗过的痕迹。
“莱戈拉斯陛下,您怎么样?有哪里受伤了吗!”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怎么样了,他在哪里?”
同时响起的问话,关心的对象却截然不同。
加里安和埃尔隆德对视了一眼,一时的都有些尴尬。
给前任精灵王做了几千年总管的那个想肯定是瑟兰迪尔大人把可怜的莱戈拉斯揍成这样的他那么厉害怎么会有事?
深知现任精灵王心思的另一个想比起就在眼前的莱戈拉斯来说更应该担心的反而是没有露面的瑟兰迪尔吧!
可惜这些想法是不能说出来的。
埃尔隆德叹了口气,决定先为自己暂且够的着的精灵治疗。
他的手刚一触碰面前精灵的身体,强烈的阴暗气息立刻让他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
附植于瑟兰迪尔体内的黑暗之物竟然会出现在莱戈拉斯的身体里!


阵风吹过,森林的顶端簌簌作响,随风弯腰送走几片叶子。
瑟兰迪尔浑身血色,双目通红,踉跄的走在落叶铺就的金色小道上,精灵的血液给予土壤肥沃的滋养,被植物们迅速争抢吸收,化为成长的额外养分。
没有哪一棵树会去计较一位精灵---身为神最完美的创作---为什么会流那么多血。
其实瑟兰迪尔自己也不太在乎,否则他不会拖着这样的身体还执意离开密林。
他暂时没有办法去思考莱戈拉斯的事情,每一寸血肉都被撕裂的痛苦让他无法思考任何事,他只能一步步向既定的方向走,希望能赶在一切不受控制之前离莱戈拉斯足够的远。
但在疼痛实在难忍的时候他还是抽出一丝精力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埃尔隆德的本事也就只有这样了!多事的秃子!”

此时已经回到精灵大殿的林谷领主正在焦虑和自责来回踱步。
根据莱戈拉斯的说法,”瑟兰迪尔突然发作,有团黑雾从他体内冲出来,他满身是血,仍竭力阻止那东西,但最终还是有一半挣脱了他,然后……钻进了我的身体。”
这都是他的错,先不论根源为何,至少他没有像他保证过的那样成功压制住瑟兰迪尔体内的黑暗力量。
”为什么?”
莱戈拉斯双手微微颤抖,他无法忘记刚才那一幕。
他的父亲,他敬重、深爱又怨恨的那个人,即使身在血泊,也要推开他,怒吼着叫他滚远点。
”为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为什么那邪恶的卑劣的黑暗生物会主动脱离瑟兰迪尔?
为什么他在噬骨的痛苦中仍要推开他?
为什么他一定要离开密林?
埃尔隆德深深的看了一眼年轻精灵。
”你知道答案,莱戈拉斯。”

脸上好像有冰凉的液体滴落,莱戈拉斯把头埋进双手里,压抑着的哭腔从指缝中漏出来。
”瑟兰迪尔……”



TBC

小小的剧透一下:肯定会HE的,话说怎么才能HE呢?一、加里安 二、一分为二的黑暗魔物
来吧来吧放宽脑洞!尽情猜测!说不定下一个中奖的就是你哦~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CI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