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力不足,坚持开坑就跑,蓄力填坑ing

【莱瑟】前缘(24个小段子,上)

A —— Aged  老年的  
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师徒俩横行校园的事情,已经是在很久很久之前了。
久到后来,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俩是何许人也。
老校工说:“总有一天他们俩还会回来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B —— Beam  流露
瑟兰迪尔是空降来学校做老师的。
说是做老师也不是很准确,毕竟瑟兰迪尔从不带学生上课。
说白了就是挂名的教研组人员。
其他的老师对他的评价就是“He's as ice cold”。
香槟色的长发在背后随意束住,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能在他眼里惊起一丝波澜。
只有提起莱戈拉斯,才能有善于察言观色之人在那双眼睛中看到一丝深藏于底的笑意。

C —— Cloak  假象
相比之下,莱戈拉斯就要好相处多了。
和他的老师一样的金色头发披在身后,一股头发从耳边绕过,显得莱戈拉斯愈加白皙。
当然了,在大学里,这样姿色的人总是会吸引不少女生前来搭讪。
莱戈拉斯也总是对她们善意地笑笑。
那笑意却很难达到冰蓝色眼眸的最深处。

D —— Dialog  对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瑟兰迪尔打人的消息在整座城里传了开来。
似乎也不能叫做打人,毕竟瑟兰迪尔并没有真正的动手,只是不知道从那里抽出来的一把小刀,架在了一个社会渣滓的颈动脉上。
只不过因为某个差点陨落的少女不肯作证,甚至关于整件事情都一言不发,才会变成这样子的。
瑟兰迪尔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情,直到某个少年努力为自己辩解的样子撞入眼帘。
撞入心底。
“Your name?”
"Legolas,"想起来什么似的,莱戈拉斯微微垂头,找补了一句,“It's Legolas my name ,professor.”
“Come with me,Legolas.”
"Yes,sir."
那之后,莱戈拉斯就成了瑟兰迪尔的唯一的学生。

E —— Explore  探究
瑟兰迪尔不知道为什么莱戈拉斯执意为自己辩解。
"Since my first glinpce at you, I get the feeling that you are my relation."
瑟兰迪尔很好奇这个少年经历过什么。
只是莱戈拉斯从不提及自己的身世。

F —— Folk  亲人
实际上瑟兰迪尔直到在自己家门口发现莱戈拉斯的大箱子时,也没能弄明白为什么莱格拉斯执意要住到自己家里来。
"You know that in China,there is a saying, your master is like your father."
莱戈拉斯只是这样说。
算了,反正这房子里有得是地方,两个人住也不嫌挤。

G ——Grinning  笑嘻嘻  
"Professor?"莱戈拉斯小心翼翼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瑟兰迪尔开门,正对上莱戈拉斯笑嘻嘻的脸。
"I'm a little bit afraid of sleeping alone.So can I sleep in your room?"
而且从他手里只拿了一个枕头来看,这家伙似乎并没有睡地板的觉悟。

H —— Hold  抱起
一个金发的孩童朝自己跑过来,光着脚,在地面上踩出了“哒哒哒”的声音,离得近了之后一把扑进他怀里,黏糊糊的口水蹭了他一脸。
"Can I sleep with you?"
瑟兰迪尔抱起那个孩子,孩子因为突然被举高而“咯咯”笑起来,伸出肉乎乎的小手,向瑟兰迪尔脸上抓去。
瑟兰迪尔凝视着这个孩子,惊讶地发现他的眉眼竟与莱戈拉斯有几分相似。

I ——Ignore  忽视
瑟兰迪尔已经不是第一次梦见这个孩子了。只不过这是第一次看清楚孩子的脸。
瑟兰迪尔惊醒时已经是凌晨了。
梦见那个孩子遭受了那样的灾难,莫名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瑟兰迪尔微微喘息着,却又生怕吵醒了莱戈拉斯,看向他,便对上了一双冰蓝色的眼睛。
"Sorry to bother you."
"It's all right,but what's the matter with you?"
一向颇注重礼节的瑟兰迪尔没有注意到莱戈拉斯没有在句子里加上"professor"的称谓。
抑或是在他潜意识里根本就不喜欢听见莱戈拉斯称他为"professor"。

 

——TBC——

失踪人口回归...

评论
热度 ( 22 )

© CI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