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力不足,坚持开坑就跑,蓄力填坑ing

极度管制 (名字暂定) 短篇灵感

瑟兰迪尔踉跄着,穿过一支不算湍急的河流。


该死的。


伤口好像又撕裂了,难以启齿的地方改死的疼。瑟兰迪尔不着痕迹的蹙眉,暗骂着。


金色的阳光透过重叠的树叶洒下来,瑟兰迪尔才意识到黑夜已经过去了。


这样的话…..


瑟兰迪尔又折断了一枝横拦在他面前的树枝,心中泛起点点不详的预感。


“ada果然还是这样不听话吗。”低低的笑声从后方传来,让瑟兰迪尔浑身一颤。


不是没想过会追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还没等瑟兰迪尔出手,莱格拉斯的剑已经挑断他最下方的扣子。


一颗一颗的,从下至上,直到大片的雪白裸露出来。


当然,还有点点红痕。


瑟兰迪尔恼怒的用...

【莱瑟】不见 .....

埃尔隆德和加里安赶到的时候,只看到痛苦倒地蜷起身子的莱戈拉斯。

而让某个刚好路过的精灵胆战心惊的父子之战中另一位主角并不在这里。

加里安立刻扑上去察看精灵的伤势,心里多少有些埋怨瑟兰迪尔对亲生儿子下手太重,但意外的是莱戈拉斯身上并没有伤口,整齐的衣服甚至看不出有激烈缠斗过的痕迹。

“莱戈拉斯陛下,您怎么样?有哪里受伤了吗!”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怎么样了,他在哪里?”

同时响起的问话,关心的对象却截然不同。

加里安和埃尔隆德对视了一眼,一时的都有些尴尬。

给前任精灵王做了几千年总管的那个想肯定是瑟兰迪尔大人把可怜的莱戈拉斯揍成这样的他那么厉害怎么会有事?

深知现任精灵王心思的另...

【莱瑟】不见 22 [叶子王黑化,有虐有甜,HE]

埃尔隆德和加里安赶到的时候,只看到痛苦倒地蜷起身子的莱戈拉斯。
而让某个刚好路过的精灵胆战心惊的父子之战中另一位主角并不在这里。
加里安立刻扑上去察看精灵的伤势,心里多少有些埋怨瑟兰迪尔对亲生儿子下手太重,但意外的是莱戈拉斯身上并没有伤口,整齐的衣服甚至看不出有激烈缠斗过的痕迹。
“莱戈拉斯陛下,您怎么样?有哪里受伤了吗!”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怎么样了,他在哪里?”
同时响起的问话,关心的对象却截然不同。
加里安和埃尔隆德对视了一眼,一时的都有些尴尬。
给前任精灵王做了几千年总管的那个想肯定是瑟兰迪尔大人把可怜的莱戈拉斯揍成这样的他那么厉害怎么会有事?
深知现任精灵王心思的另一个想比起就在眼前的莱戈拉斯来说...

【莱瑟】不见 21 [叶子王黑化,有虐有甜,HE]

直到二人退到魔法溪流的一条蜿蜒分支。
过于潮湿的空气和异常茂密的植被让瑟兰迪尔分了心。
他很快意识到这里是密林雾障汇聚处。
想要离开已经来不及,比起现任精灵王,迷雾中这些惑人神志的小东西显然更喜欢纠缠落魄的前主人。
瑟兰迪尔感觉腿被什么抱住了,低头一看竟然是幼年的莱戈拉斯。
细软的金发还没有被编起来,有几根甚至不听话的翘着,身上套着有些宽松的绿色小袍子,衣领处别着一片小小的银色别针,眼睛很大,正仰头看着他眨巴眨巴。
”嘿!我抓到你啦!”
”我是密林的王子,密林的一切都是我的,所以你也是我的!”
我还是密林的国王呢。
瑟兰迪尔忍不住腹诽。
”不,不对,你已经不是国王了,现在手握权杖的人是我。”
成年后的莱戈拉斯突然出...

【莱瑟】不见 20 [叶子王黑化 有虐 HE]

这种逃跑似的行为并没有让精灵觉得有什么不妥。
自信不等于愚蠢。
他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打斗上,何况,他暂时还不想看到他那个尤其擅长以下犯上的儿子的脸。
日头渐渐长高,阳光也变的热烈起来,幽暗的森林被叶间露出的光线切割成一块一块,光怪陆离。
瑟兰迪尔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树木的品种、河流的声音、味道的变化都告诉他出口已经不远。
但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好像有种引力拉着他拽着他,让他的步伐越来越慢。
直到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
他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不久之前的那天。
他遮掩、躲避、脱逃,急于离开这个地方。
而他曾经宠爱的孩子是蛮横的追兵。
瑟兰迪尔看着远处逐渐清晰的身影,微微眯起眼。
既然怎么也...

【莱瑟】不见 19 [叶子王黑化 有虐 有甜 HE]

瑟兰迪尔快速穿梭在高大树木中,在几次差点中了雾障后他皱起了眉头。
虽然他离开不过几天时间,但这片森林已经对他有所防备了。
森林的意志即代表了密林之主的意志,或者说是密林之主影响了整片森林。
令瑟兰迪尔诧异的是,莱戈拉斯竟然能在如此短时间内控制了密林草木,这让他不得不重新估量对方的实力。
嗯…一个或许能和他过几招的兔崽子。

这个在瑟兰迪尔心中从”不用拔剑也能打败”跨越到”拔剑后三五招才能打败”的主人公此时正在大殿处理政务,完全不知道他的父亲对他的”认可”。
批准了几个外族请求通商的文牒又拒绝了长湖镇关于减收过路费的要求后,莱戈拉斯总算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桌前的精灵总管。
”加里安,要我说几次你才能明白'不行'的...

【不见】18 [叶子黑化 有虐 结局HE]

船快到岸时天已大亮。
巴德愈发谨慎,握着船桨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为了'旅行'的顺利,你最好绕过整片平原。”
巴德看到瑟兰迪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完全没听进去他的建议,于是他罕见的提高了音量:”瑟兰迪尔大人,请问您的心还在这艘船上吗?”
被叫到的人终于舍得抬头,他看着巴德努力下垂的嘴角回答:”去瑞文戴尔的路我比你熟悉。”
”敌人不会因为你认识路就乖乖远离你,所以请正视我的提议……什么?你要去瑞文戴尔?”
从满是精灵的巨绿森林逃出来,又要跑到另一个满是精灵的林谷去吗?
虽然瑞文戴尔的大部分精灵都已经西渡,但那仍然是莱戈拉斯可以轻易涉足的地方。

即使巴德一直用”请告诉我为什么”的眼神盯着他,瑟兰迪尔也没打...

【不见】17 [叶子黑化 有虐 结局HE]

没错!我踏马失眠了!所以索性把不见也更了!我是好人!!!

v

巴德知道瑟兰迪尔早晚会离开,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他几乎立刻就开口挽留:”别走……我的意思是……你的伤……”
”伤口已经愈合了。”瑟兰迪尔第一次打断了他的话。 
巴德脸有点红,他怀疑瑟兰迪尔一定是看出什么了。
”密林时刻监视着长湖镇的动态,您现在离开太冒险了。”
”我不是靠躲藏才活到现在的。”
更不是靠保守和运气。

话已至此,巴德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借口可以留下瑟兰迪尔,何况这几天他的表现太糟糕了,简直是锲而不舍的用行动证明了他的不可靠……
现在再换回高深莫测的表情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至少,请告诉我您要去哪里?或许我可以派人……不,我可以...

【落幕 01】莱瑟 背景娱乐圈 微转世梗 中短篇 有虐有甜 he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瑟爹被迫女装(其实中性多一点)


感谢 [红白玫瑰]及[暗夜潜行]带给我的灵感。


最后,文笔渣。


--------------------------------------------------------------------------------------


凌晨一点来发文.......叫我尽职尽责的lo主....


以后为了大家能看的方便,废话就放在后面了。


困!今天就不废话了!


--------------正文分割线--------------------


沉默带笑玫瑰...

【莱瑟】不见15

莱戈拉斯转过头:”所以,告诉我,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瑟兰迪尔有去任何地方的自由。”

”他无处可去。没有哪儿会欢迎一个总是高高在上的前精灵王,除了……巴德,他曾经的盟友,那个忠厚正直的人类屠龙者或许隐藏了什么我想知道的秘密。”

说完他紧紧盯着埃尔隆德的脸,想从中看出一丝端倪,哪怕细微的表情变化也可以帮他确定自己的猜测。

”你不必试探我,因为我的确不知道他身在何处。而你似乎小瞧了你的父亲,他的朋友远比你想像的要多。”

”但他受了伤,他的治愈力越来越弱,剩下的那点魔力恐怕也只够维持那张骗人的脸……”

我就是其中一个受骗者。

莱戈拉斯不负责任的这么想。

”孩子,在瑟兰迪尔成为国王之前,他是最强大的战士,我们曾并...

【莱瑟】不见 14

今天的密林依然气氛沉闷,不见往日欢声笑语,就算再不通世事的精灵也知道密林出了大事。

前任国王瑟兰迪尔带病逃走,而他心爱的儿子------现任国王莱戈拉斯陛下------在没有作出任何解释的情况下以”追捕逃犯”的名义下了命令,可是又不派出任何卫兵出去搜寻。

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的精灵私底下议论纷纷,脑补了许多爱恨情仇跌宕起伏的情节后,他们得出了一个普遍赞同的结论:两任国王之间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误会。

一些静静围观的辛达族精灵听到这个西尔凡们耗费了一天时间才讨论出的毫无意义的结果后,暗自松了口气,果然密林是个永远不会出现阴谋论的地方,毕竟这里大部分的精灵都单纯又天真。

这不算是坏事,至少莱戈拉斯不必再费心编造...

【莱瑟】不见 13

巴德虽然有万千疑虑,但他并不打算问出口。

这对父子之间的矛盾早在五军之战时便已露端倪,强势不容抗拒的父亲和骄傲血气方刚的儿子,这样的组合即使在精灵族中也意味着分歧和对立。

只是在这种不太融洽的关系中,无论闹的如何天翻地覆,最终让步的人,总是”父亲”。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谈及莱戈拉斯的时候,瑟兰迪尔愤怒下的无奈和犹豫。

所以什么也不问,他只需要保证瑟兰迪尔藏身长湖镇的消息绝不会被第三个人知道就够了。

”就是这里!我看到了!尖尖的耳朵,长长的头发!”

”可是这个房子破破烂烂的,漂亮姐姐怎么可能住在这里!”

”不信你跟我进去,漂亮姐姐就在里面!我真的看到了!”

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巴德瞳孔都缩紧了一圈。

到底哪里来的...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 11

哈哈哈!囤粮果然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

说好的周更来了!到目前为止花佩....←_←这节奏为何如此快!?

↓可能脑洞缺乏了吧....

v

黑色……亚光……果然像他的中国朋友说的一样,打人要打脸,骂人要揭短。开花觉得中国人的智慧果然神奇,因为自他说了这句话以后,史矛革就像被美杜莎照过一样瞬间石化,他完全不怀疑现在就就算把头伸进它嘴里也绝对安全。

佩佩从下面爬上来,“奥兰多,你没事吧?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佩佩用眼神提醒开花,如果还搞不定史矛革可能他们就得站一边看两方开战了。开花看了看下面一脸愤怒未消的莱戈拉斯,非常想冲他狂吼一顿,‘我到底为了什么要替你干掉情敌啊!耐心...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 小番外

穿越小番外之许愿机
佩佩生贺哟!

= ̄ω ̄=废话放在前边咯~

咳,那个,不是不放正文哈,说好了周更得,但是手机既然偷来了就不得不来一发= ̄ω ̄=

不见更文纯属手痒,不能我自己虐的跟个啥似的哈 ,一起虐虐多开心~

好啦好啦,关门放正文!

v

甜蜜小番外之一日许愿机

这是发生在中土意外穿越事件后的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佩佩在自己的农场里撒着欢,拖拉机轰隆轰隆的声音使他心情愉悦。虽然表演让他快乐,但自由的生活更让人无法抗拒。更重要的是,开花昨天已经结束了行程,今天晚上就可以到家了。

上个月他收到消息被法国媒体评为法国最受欢迎的男人,法国著名的时尚杂志邀请他去拍摄系列封面,一直到昨天工作...

【莱瑟】不见 12 增添版

古老的密林河源起北方灰色山脉,顺群山奔腾而下,穿过巨绿森林与魔法溪流汇聚后向东蜿蜒,无数条支流向西方和南方发散,即使河道众多,但其心脏仍被密林王国扼守。

这条集自然和运输能力为一体的大河为北方人的生存提供了便利,尤其是长湖镇的人民,他们靠打渔为生,靠密林河运送商品,因此,能否自由的在密林河上通行决定了长湖镇的命运。

而这自由,由密林之主精灵国王掌控。

”但是父亲,您是伟大的屠龙者,曾与精灵王并肩作战,如今更是长湖镇众人推选的国王,您可以和密林谈判,以盟友的身份要求更平等的贸易交流!”

听到这样年轻无畏的声音,被唤做父亲的那人没有回应,他听了听外面的声音,水声笑声吆喝声渐起,似乎有几艘大船捕鱼归来,按照...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10的缺少部分)

感谢老姐帮我补发的10的缺少部分!查来源的亲不用忙了= ̄ω ̄=我们是不会说的。

棠球儿:

莱戈拉斯到现在也不敢相信,骑在大角鹿背上那个高挑的身影,他的Ada。即使这件事情与密林无关,他仍愿意帮助自己。

密林之王瑟兰迪尔,各个种族对他的评价有褒有贬,其中最统一的就是这个男人不会对对中土或者整个世界发生的任何事情提起兴趣,也不会操心除了自己的子民以外的任何人。而现在,他竟然愿意帮助自己救回跟密林毫无关系的李佩斯,是因为不想让他冒险吗?想到这样的可能性,莱戈拉斯的内心完全控制不了的狂跳。如果他能爱我……

开花骑着另外一匹马跟在莱戈拉斯身边,他也很诧异,现在的营救队伍只有四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两...

【莱瑟】不见 中间那段缺失的肉~~

呼....


不能多说了,我闪了。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 10

不行了发不动了。

亲们下周再贱!〒_〒

v

听到二周目这个词,佩佩有些无语,倒不是他对于一只巨龙能说出这样的话感到怪异,他只是奇怪一头中土的巨龙为什么懂日语?“也就是说,你已经死了?现在又活了?”“那是我命不该绝,咳……我是说你们在密林有没有见过瑟兰迪尔的座骑?”听到史茅革提到大角鹿,佩佩瞬间懂了。“你也是时空管理局的?”

发现史茅革给他一个聪明的眼神,佩佩松了口气,从钻石山上坐起来,“怎么时空管理局里都是动物?”大角鹿、伪装成白马的独角兽,还有巨龙,难道时空管理局的真正身份是某个地方的动物园?史茅革用巨大的爪子无聊的弹走身边的钻石,“因为动物不会说话,很安全。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说话,龙族精通各族语言,...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 9

哈哈哈我好sb把前一个还是打错了〒_〒

v

瑟兰迪尔坐在王座上,外面发生的一切他已经得到了消息,但他发现自己还是无法直视对面的两个人,一个是真正的莱戈拉斯,另一个是另一个时空但外貌与莱戈拉斯相同的男人。现在这两个人正在用相同的表情和目光盯着自己,而且就在刚才,那个跟自己长相一样的男人被突然出现的史矛革抓走了。这只称霸中土的恶龙早在五军之战之前就已经被长湖镇的巴德一箭射穿了心脏,可为什么它现在又突然出现在密林外围?而且是完全没有预兆的抓走了那个跟自己长相一样的男人,或者应该说史矛革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自己,只不过那个倒霉的男人被误当成自己而已。

开花现在除了担心就是悔恨,如果不是他自作主张的要跟在莱戈拉斯...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 7

应该是7?

继续放存粮

哈哈哈!我要告诉你们!莱瑟的标签被我承包了!

v

做为一个优秀的演员,开花认为自己的观察力完全可以得A++,所以刚才在大殿上那短短的互动,他发现了莱戈拉斯的异常,这样的行为表现根本就是一个陷入感情漩涡无法自拨的悲剧男人。当时大殿里有四个人,不可能是他跟佩佩,那对象就只剩下了瑟兰迪尔。

对于发现这样的内幕,开花有些想笑,这回他跟莱戈拉斯算是达成了目标一致。虽然这个所谓的目标只是有着相同外形的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但就这样也算够离奇了,估计除了他们再也找不出第二对来。

不过开花觉得莱戈拉斯挺可怜,毕竟他跟佩佩完全没有血缘关系,自己的实际年龄还比他大两岁,如果自己追求他,在观念上完全没有阻碍...

【莱瑟】不见 11

警告!警告!看完这篇就没有了!

v多分割一点,避免你们把存粮都看完= ̄ω ̄=

v

v

v

v

v

v

v

v

v

v

v

v

v

v

vv

c

v

v

v

v

v

终于踏上地面,瑟兰迪尔闻着森林的味道,这几天一直压抑着焦躁着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前方最好无人挡路。

瑟兰迪尔拔出佩剑,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这个他生活了几千年的地方,直奔出口而去。

可行至一半,他突然停了下来。

他听到了一声可怕的怒吼,凄厉又绝望,他可以确定那是莱戈拉斯的声音,这声音不可能传到这里来,可他就是听到了。

右脸又开始变化,该死的头疼竟然在此时发作,似乎被莱戈拉斯的声音影响,这次瑟兰迪尔明显感觉到体内有东西想要冲出来,疼痛不再像从前那样只为折磨他,这一次它们是为了脱离他。

但之前附...

【莱瑟】不见 应该是10没错

接着大放存粮!

v


莱戈拉斯没有立刻回答,他盯着瑟兰迪尔的眼睛看了很久,忽然戏谑的一笑。

”他看到……以后你会爱我爱的死去活来,看到我和别人说话你都嫉妒的一晚上不理我,却又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亲我,偷穿我的衣服,喝我剩下的酒,目光永远只注视我一个人,你会一直陪着我,什么都没能把我们分开……”

说完他甚至有点得意,好像那个被追逐的人真的是他一样。

瑟兰迪尔神色复杂,简直懒得继续这个话题,但莱戈拉斯紧紧盯着他,好像一定要从他这里得到回应似的,于是他只好敷衍的答一句:”嗯,都是我很熟悉的场景。”

莱戈拉斯竟然丝毫没有脸红,反而很开心的样子,头贴在瑟兰迪尔胸前,使劲蹭了蹭。

意外的甜蜜冲昏了莱戈拉斯的头脑,他...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 7

上次我果然烧糊涂了。。第一次发时的内容重复了,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标题打错了。

是花佩,不用担心。

心情不好不多说,放文。

v

因为有了大角鹿的保证,瑟兰迪尔对于再次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人已经没有什么敌意了,但仿佛在照镜子的感觉还是让他感到怪异。佩佩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有跟瑟兰迪尔说过什么话,这个时候他微笑着走上前,发现自己不但跟精灵王长得一样,连身高也相同,莱戈拉斯看着走近的佩佩,知道他没有恶意,但也稍稍向前走了一步,适当的站在他跟Ada中间,“大角鹿已经向我传达了信息,我知道你们来自另一个世界。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在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尽量留在我的王宫,不要外出,我不希望自己的子民发现有两个王或王子出现...

【莱瑟佩花】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6

是该说老姐太勤奋还是该说我太懒?为什么有种这文永远发不完的感觉...

透剧,再过几章(几十章....)应该就开始进入逗比的感情戏了,开花和佩佩的感情会怎么样呢,三人会怎样实施诱拐大王计划,把软萌瑟兰抱回家啊~= ̄ω ̄=。

呵呵呵,就要吊你们胃口。

顺便一说 ,绝对有很多亲从来源追过来的。你们别透剧啊别透剧!!赶紧把暴露来源的评论都删光了!!

呵呵呵呵哒,别怪我太狠心,相信我,再过几天(吧?),我会大放存粮!让你们比一天一更看得要爽的多!一次看个够!看个够!看个够!(重要的事情强调三遍)

叫我好人。

v

大角鹿领地里的开花濒临暴走,莱戈拉斯这边的心情也是复杂异常。Ada刚才已经接收...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 小番外

。。。标题废_(:_」∠)_


这个其实是情人节的小番外。

热度没过50。好吧,还是给你们发吧。


v


当开花在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身处中土世界精灵王子的卧室时,他一点也不意外,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精灵王子一定是再次威胁了大角鹿,可怜的管理员现在已经成为密林与现代的通讯员、送货员以及列车员。他都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睡梦中被传送到密林。与传说描述的温柔和蔼和密林王子完全不符,十足腹黑的莱戈拉斯一定又拉着自己的Ada去进行第NNN次的约会纪念日了,他是被拉过来顶班的。


自从他和佩佩成功的在精灵王宫扮演了一次精灵王和王子以后,莱戈拉斯像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完美的为自己...

【莱瑟】不见 8

莱戈拉斯转过头看着父亲,忽然笑了一声,”不追究?你的承诺?真是耳熟的说法……”

他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往事,自己第一次”被离家出走”,就是因为相信了这样的花言巧语啊。

于是他笑意更深,”您还是一如既往的仁慈……我还记得我成年那一晚,对您做了那样的事,最后也得到您的'原谅'了呢。您的味道,我夜夜回味。”

莱戈拉斯俯下身,贴到瑟兰迪尔的耳边:”既然今天又拿到了您的赦免权,不如咱们把那次没做完的事一并做了吧……”他一只手探入瑟兰迪尔衣内,在胸前重重捏了一下,看到瑟兰迪尔皱眉才接着说:”……我迫不及待想看到您被我艹哭的表情了,我的,父亲大人。”

听到亲生儿子对自己说出这样下流的话,瑟兰迪尔几乎咬碎了牙齿,他不...

【莱瑟】不见 7

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没错就是可以偷偷的!偷偷的!偷偷的!(重要的事情强调三遍)更文了!为了防止被母上发现,于是我这个高产君就要低产了。这也许有些悲伤......但能继续更文总是好的。

v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瑟兰迪尔的右脸逐渐恢复血色,眉头也平缓了些。虽然痛苦的余韵还未完全散去,四肢仍然无力,但好在视觉和触觉渐渐恢复正常。这样缓慢的平复让人难以察觉的进行着,但身后那个看似睡着的人,却突然睁开了双眼。

为什么这么快结束?

即便是悬崖边的美梦,我也想无止境的做下去……

莱戈拉斯摸了摸留在手中的白金色长发,神色复杂。

等恢复如初的精灵王重新找回对身体的控制,他慢慢睁开了眼睛。

可等他看清现在的...

【莱瑟】不见 6

昨天好多小天使说我不厚道,好吧我错了。 以及,我正在努力向高冷发展。。

再以及,那个穿越脑洞的,有小天使反映了花佩太冷。。没关系你们支持喜欢就好。欢迎给我提意见。(>^ω^<)

v

莱戈拉斯逃走一般回到房里,他不停回想刚才的那一幕。

灯火通明,瑟兰迪尔静静躺在床上,眉头舒展,身形挺拔,白金色的发铺满枕头。可他身后的墙上,因灯光形成的投影清晰的映在墙面,赫然是一只蠢蠢欲动的利爪!

已经到了可以化影的实力了吗。 太快了,埃尔隆德说过:”邪恶一旦化影,那就是疯狂成长的开始。它会像饿鬼一样不知停歇的从宿主身上吸收营养,变本加厉的控制宿主身体,诱惑宿主的心灵,直到完完全全归属于...

【莱瑟花佩】论时空管理局的合理性 4

巧克力酱撒手机上了QWQ....

v

‘被黑的时空管理局’

穿越者!对于这个古老时空来说这个名词绝对是不可能出现的!开花和佩佩惊愕的看向声音的来源,茂密的矮树丛中只有一群野鹿正在悠闲的寻找食物,其中有一只体型高大,头上有两个巨大鹿角的雄鹿。

发现前面走着的两个人突然停下看向路边,莱戈拉斯警惕的站住脚,从腰间抽出了长刀。不过当他发现矮树丛中的鹿群时,随即就放松了下来。这群鹿的首领是他的Ada的坐骑,这只双角巨大的雄鹿是在父亲出生时被伊露维塔做为精灵王子出生礼送到密林,做为瑟兰迪尔的伴生兽而存在,被神祝福与精灵同享永恒的生命。

幼年时莱戈拉斯最羡慕也最嫉妒的就是大角鹿,它和Ada之间好像...

【莱瑟】不见 5

瑟兰迪尔大概从未像此刻这般弱势过,身边没有卫兵保护,又无法自己行动,甚至连身后逐渐靠近的人也没发现。

莱戈拉斯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人,即使饱受痛苦折磨也不肯低头,指甲快要掐进肉里,披散满背白金色的长发都遮不住那修长的脖子上暴起的青筋。

痛到这般地步,也不肯开口叫他过来。

真是狠心的父亲啊。

莱戈拉斯薄唇紧抿,走上前把父亲的权杖硬生生抽出来,随手甩到一边,一把将瑟兰迪尔抱起来。

瑟兰迪尔大吃一惊,伸手就抓,莱戈拉斯偏过头,只被抓到一手金发。

此刻毫无战斗力的精灵王没有力气再出手了,只能使劲拉扯手中的头发,莱戈拉斯吃痛,却没有停下来,他低头撞了一下怀中人的额头,咬牙切齿的说:”松手!”


”莱戈拉斯…放我下来...

1 / 2

© CINO | Powered by LOFTER